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大会新闻 > 人物专访 >

GMGC2016|DataEye合伙人郭怡辰专访:以文学类IP为切入点


     2016年3月7日-9日,由全球移动游戏联盟GMGC主办的第五届全球移动游戏大会GMGC2016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盛大举行,此次大会以“Game2.0:创新不止·忠于玩家”为主题,来自全球移动游戏及泛娱乐产业的开发商、运营商、制作商、平台商、硬件厂商、大众玩家以及相关政府机构和国际产业组织齐聚一堂,共话移动游戏及泛娱乐产业的热点议题。DataEye合伙人郭怡辰专访接受媒体采访。
\
 
    主持人:
    各位媒体,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第五届全球移动游戏大会官方新闻中心有幸请到了DataEye的合伙人郭怡辰女士。
    郭总,相较于影视与动漫IP,文学类IP的手游产品会有哪些独特的优势呢?
    
    郭怡辰:
    一会儿主会场我会有一个演讲,演讲的主要内容就是这些,用现在比较热门的话说我们是大数据公司,DataEye最早切入市场的就是游戏,泛娱乐大家能够想到娱乐,肯定第一印象就是影视、IP这些。加上从去年到今年影游联动和互动是比较热门的趋势。所以说DataEye在IP这块的数据分析调研做的比较多。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主要的分享就是文学类IP,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切入点?首先我们觉得文学类IP它的规模是最大的。我觉得在座99%你们自己本身应该就是一个读者,很喜欢文学类IP或者是文学类小说、文字的。IP它分很多种,我们为什么把文学类IP拿出来,就是因为它规模大、产出快。而且它的门槛低。因为像影视IP、动漫IP需要有一定的投入和专业团队制作。但是文学IP,大家看到现在网络上催生了大量草根逆袭的作者,所以我们非常看好文学IP。而且我们认为所有的IP,文学类IP是一切IP的源头,先有文学IP或者先有一段文字,一个创意,把它慢慢变成有声的小说或者是画出来的漫画,再做成动画,后面变成影视,所以说这是我们所看好文学类IP的原因。
    还有一点,我自己以前是做游戏研发的,我也做过IP和游戏结合的研发工作。在结合过程中不太一样的是,我觉得文学类IP更好创作,因为影视IP、动漫IP已经有具体的形象了。所有的粉丝对这个形象已经先入为主了,如果你在游戏里创造出的形象低于粉丝的预期值这个一定是失败的。
    举个小例子,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日本动画片上线了,做成一个网游了。粉丝非常满怀期望值去的,上去以后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完全跟自己想的不一样马上就下线了。大家心目中对这个明星有一定的期望值,进到游戏里面以后,因为3D模型和真人是有区别的,所以会感到有落差。所以说文学类的IP有这点好处,它完全是文字描述的,想象空间非常大,所以游戏开发者创造的空间更大。我们更看好文学类IP和影视、游戏的结合。
 
    主持人:
    DataEye今年在泛娱乐IP领域会有什么样新的动向呢?
 
    郭怡辰:
    DataEye是比较务实的团队和公司,空喊口号不是我们的风格。去年我们把服务领域扩大到泛娱乐以后,前期我们做了很多布局,后面有很多落地的东西。大家可以关注一下DataEye的报告,以往DataEye出具的报告都是关于游戏的。今年DataEye在泛娱乐这块出了很多细分类的报告,今天我的演讲也是取自于我们的报告。
    稍候我们在电竞这块出一些报告,我们还有二次元类的跟泛娱乐相关,动漫类、音乐类、阅读类的等等。DataEye在今年下半年会推出一款新的产品叫做APP统计分析应用平台,今年下半年我们把APP统计产品推出来以后,移动互联网所有的产品都可以接我们的服务,这里面肯定包括泛娱乐相关的产品。大家会说市面上很多这样的产品,你的特色在哪儿?我们会针对泛娱乐的特性,对细分领域有一定的支持,这是市面上产品没有的。我们的产品可能针对视频类的工具APP有一些特定的支持,统计它的IP点播量、用户对IP的讨论的互动粉丝的讨论。
    因为DataEye作为第三方的公司,可以说它的位置非常好,所有的人都是我们的好朋友,而且很多人都信任我们,因为我们掌握数据,很多人都相信我们是公平公正的。我们把比较好的IP作品带进游戏圈开放给客户。
 
    主持人:
    DataEye还有一款拳头产品是广告效果检测平台,你能介绍一下这款产品的特点吗?
 
    郭怡辰:
    这个产品的应用领域其实不再仅局限于游戏,当然游戏客户对它来说是刚需。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游戏圈的竞争特别激烈,基本上所有的产品如果说没有用户的话,这个产品基本上就死亡了。怎么带用户,肯定是靠广告投放,但是广告圈的水很深。大家都知道安卓渠道,在中国是特殊的情况,我们经常说在整个游戏圈,在全球来讲怎么划分呢?中国大陆市场以外是一个区域,中国大陆市场是一个区域,因为只有中国安卓渠道才分这么多。这里面广告主在投放过程中经常有这样的困惑,就是作弊、假量等等。我们的广告效果检测平台,主要是为广告主服务,能够帮助他们防作弊,鉴别真假量,优化他的投放效果,提高他的投放效果,是这样的一个产品。而且这个产品其他的工具或者其他的APP类也是可以用的。
 
    主持人:
    你是怎么看待今年的移动游戏市场呢?
 
    郭怡辰:
    我觉得这个游戏老生常谈,不是说我怎么看,每个人都很清楚,大家都有感觉,作为数据公司来讲感觉更深,一个是我们掌握数据,我们的客户是整个游戏圈的发行商、CP,甚至是渠道,所以我们感受更深一些。去年下半年都在喊资本寒冬论,我们经过调研发现至少有20%的小CP消失了,原来用着我们的平台和服务,后来发现好像联系不上人了。然后我们客服进行回访的时候,要么这个人跳槽了,要么转行了,要么公司解散了。今年开年的时候我觉得势头有点回暖,目前来看整个CP发展的趋势是向良性发展的,但是也有一点比较明显就是两级分化,好的越好,没有竞争力的越来越没有生存空间了。因为现在整个资源,无论是IP资源、研发资源、玩家的选择都趋向于精品。所以说今年应该是几个精品之间的竞争,对于中小CP来说生存是最大的问题。
 
    主持人:
    各位媒体朋友们,还有什么想问我们的郭总的吗?
 
    提问: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你刚才说到文学IP,从实际情况来说,不管是畅销或者是其他版来看,文学IP的表现好像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不管是产品的上线那段时间或者是之后的表现好像都比较普通,对于这个现象你是怎么看的呢?
 
    郭怡辰:
    这个问题你是说全面看,还是说看个例,如果说看个例,目前来讲2014年以来畅销榜上文学IP是没有特别火的。总揽2012年到2015年所有文学类IP的表现,它的平均表现是非常好的。也就是说,你个可能看到的是单个爆款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好,但是按平均值来看文学类IP比其他类IP整体表现是比较好的。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去年除了像某某西游超级IP之外,影视IP比较火的是《花千骨》,它最早还是文学类IP。而且文学类IP现在没有出现爆款,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问题,究竟怎么用好文学类IP,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听我的演讲。
 
    提问:
    郭总你好,我是11773的记者,我们现在都知道你刚才说的草根文学,这方面的发展现在有两个比较极端的情况。一是,一类作者产出的作品非常有文学性,导致了他的读者量和点击量不是很高,但是他的文学性确实很高。另外一类我们可以俗称是“口水文”因为他切中了读者的点,因此点击量非常高,我们从文学的角度来看,高下明显,然而实际上文学性作品的发展可能性是非常低的,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应该怎么选择呢?
 
    郭怡辰:
    首先你说的现象我挺赞同的,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文学的爱好者。可能我的80%业余时间都是在看小说,我特别能够理解你,有时候内心想提高自己的内心修养,想看世界名著。但是往往最后发现吸引你的都是口水文,这是趋于自己的内心的感受,因为口水文里面描写的往往是你作为正常的普通人,在现在社会上达不到或者是做不到的那些事,他满足了你内心的幻想。而真正有高度有文学性的文学其实是讽刺的或者是鞭挞的意味更多。
    每个游戏厂商不一样,看你趋于什么样内心考量,趋利来讲可能要选择热度高的。因为大家都觉得真正的IP带给游戏产品本身最大的作用是吸量,这是现在大家的共识。处于吸量的目的,你肯定选择热度高的,大家关注多的,如果说自己有想法的人,他想做一款不一定是赚钱,但是真正好玩的游戏,他可能选择的是文学作品和游戏能够很好结合的,我的游戏能够把文学里面的文字变成更具体化游戏里面的内容。在于不同的选择,我不能代表游戏厂商,而且我觉得我们也不应该批评任何一个游戏厂商的选择,因为站在它的位置,它有它的考量。如果我是CP的话我可能选择文学性的,不知道我的回答你满意吗?
 
    提问:
    这个问题可能稍微有点偏激,因为现在我们近期有一些文学作品已经被改编成影视了,而且点击量,包括所谓的口碑都非常好的作品。其中比如说皇上把自己的哥哥叫做太上皇类似的各种诡异的设定,完全没有情理的剧情,但是这些作品点击率非常高,对于这种作品你是怎么看待它们的呢?
 
    郭怡辰:
    我可以用我个人的身份来说,因为这个已经超乎公司的范围了。我们做数据研究的,我们只能对已经发生的数据拿过来研究和分析。我们不能说去指导改编的人,我们希望未来数据公司能够做到这样,通过大数据的调研,能够知道用户内心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告诉大家现在需要什么样的IP,从个人的道德感上来讲,我肯定是呼吁大家多做一些正能量的东西。但是我觉得一个事物的存在是有道理的,这些东西既然存在,表示它有市场,有人需求。可能每个人的道德观、世界观、价值观都是不一样的。说实话,如果白天让我出来抨击这些,我认为这是不道德的。但是私下里你看的时候,我觉得这些东西我也看的津津有味。这个事情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的公司也只是一个创业中的小的数据公司,可能我们还没有那样的高度或者是站在这样的角色去说这些事情。
    就好像我刚才讲的,后面我把影视圈的IP带给我们的CP,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会追逐我内心的良知。有一些三观不正的IP我不会引进,这个站在我自己的角度,我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我没有立场抨击谁或者发表一些别的什么言论。
 
    主持人: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