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大会新闻 > 人物专访 >

GMGDC| 巅峰对话:过去的情怀与手游的未来,一代人的游戏梦


9月24日第三届全球移动游戏开发者大会(GMGDC2014)上,一场充满情怀和梦想的巅峰对话在蓝港在线CEO王峰的主持下展开,6位业界功成名就的大佬级人物在回忆起如何走上游戏之路的过程中都有些唏嘘感慨,而对游戏市场尤其是手游市场现状及未来的洞察极具功力。
\
主持人: 王峰,CEO,蓝港互动

嘉宾:吴波,CEO,慕和网络
       Christopher Natsuume, Co-Founder & Creative Director, Boomzap Entertainment
       Jeffery Wilson, VP of Infrastructure, Traintracks.io
       伍国樑,CEO,联众游戏
       许远,CEO,谷得游戏

 

以下为对话整理实录:

Jeffery Wilson:大家好,我是Jeffery Wilson,我1991年就开始从事游戏产业。

Christopher Natsuume:大家好,我也是1991年从事游戏产业,当时我们做的著名的游戏,是我在德国开发的,十年以前我自己也开发了一个公司,我们现在主要是在东南亚做益智游戏。

许远:我是谷得游戏CEO许远,我是从业者当中算年轻的,2006年开始做游戏,但是我是纯正的手游从业者,我一做游戏就做的是手游。从做游戏的情怀来说,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说一些话的。

吴波:我 是2008年介入页游公司,2008年做过游戏魔兽金币交易,经历过页游的开发,但是做得不是太好,也做过海外端游运营,在手游爆发早期因为前面做得不 好,所以可能也在找方向,所以2011年做慕和,花了两年时间也体会到这个新兴这个行业里面找到了一些自己的方向。今天这个市场也给我们很多思考,我相信 未来游戏行业的发展会用很短的时间走过过去可能从开始有游戏,开始有计算机,花了几十年时间走过来的路,可能未来要达到高度就只需要用很短的时间。

伍国樑大家好,我是联众伍国樑。我2001年入行,当时我还在香港做了一些游戏投资的项目,也通过运营商计费帮游戏公司收钱,也做了一些香港的视听游戏网站,2003年通过电信盈科进入中国。2003年就帮助韩国公司收购联众,2004年到今天我还在联众,在游戏行业呆了13年了。

 

王峰:伍国樑从业时间很长,但是保持了年轻的心,很快乐,我投资的一家公司应该跟你们有合作。

今 天我想问一个大问题,各位从事游戏这个行业,大家觉得有意思有乐趣,否则我们不来。第二就是做游戏开发非常辛苦,如果不付出努力很难有今天的成就,我想问 的是当时是什么原因让你能够跳到这个领域里来?进来以后你们做这个行对你们生活有没有产生什么比较重要的影响?家人、朋友会对你怎么看?所以我想了解你们 怎么进来这个行业的,进入这个行业对你们生活有什么影响。

 

做游戏需要激情 打游戏不影响找女朋友

Jeffery Wilson:我 刚开始有兴趣是因为我在大学做了一个项目的整合和优化。我觉得电脑游戏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有一个激情,不论是打游戏的激情还是设计游戏的激情。我第一年工 作的时候,12个月我工作了4000个小时,每天都工作13-14小时,我觉得要做好游戏的工作你要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工作,但是并没有影响我的生活,因为 那时候我也没有结婚,我就是一个极客,跟朋友们一起打游戏。我是1995年结婚的,那个时候我大概离开了游戏,我去了医学院,做了基因工程组的工作,然后 我离婚了又开始从事这个。

 

王峰:打游戏有没有影响,让你找女朋友变得困难?

Jeffery Wilson:我觉得没有什么影响,可能后来十年以来都没有影响,因为我觉得这十年极客还是很受欢迎的。

 

在游戏公司做开发 有时会有不安全感

Christopher Natsuume:我 特别喜欢打游戏,我当时游戏打了很多,我还不知道打游戏能打出生活来,我当时觉得挺好奇的,所以那个东西也变成我的一个新的梦想。我觉得我也可以这样做, 每天都在打游戏,如果打游戏还能谋生那就太好了。最难的这块,我觉得可能就是现实对我来说有时候还是挺难的。还有一种不安全感,因为如果你是在游戏公司工 作,你作为开发者的话,就一直都是开发者,我从来没有做过发行,我也不是程序员,我只是设计师。如果游戏不受欢迎,公司持续不了多久,如果公司倒闭你就要 换另一个公司,你就在这个过程中有非常不安全的不好的过程。当时我找工作都想找一个新工作,慢慢在游戏行业做得越来越好之后,我想每个公司都需要一个好的 设计师,但是如果你是创新发行人或者制作人,可能每个公司就需要一个人。但是每个公司却需要非常好的设计师,我作为设计师后来慢慢容易找到工作,当然你结 了婚以后生活还是有一些困难的。

 

玩游戏克制不了自己 做游戏不嫌晚

许远:我 做游戏很简单,我玩游戏玩得比较晚。第一代PC游戏我玩的是红警,我发现越玩对游戏就越热爱,发现电脑游戏真的非常好玩,好玩到什么程度呢?后来工作了, 第二天早上要上班,周而复始天天玩。我自己是什么人呢?我做一般的事情我能克制自己,但是我发现我玩游戏克制不了自己,由此我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就想这 样的事情,我既然控制不了自己玩游戏,就说明这个东西有魔力,我们玩了很多好玩的游戏,也有很多不好玩的游戏。

 

王峰:你这么喜欢玩游戏,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从业晚了一点?

许远:没错,是晚了一点,我相信一句话,你既然做了就不会晚。其实我做游戏也是在很偶然的机会下进入游戏行业,由此开始了我的游戏生涯。

 

早年玩游戏 需要自己敲代码

吴波:我 从玩游戏到作为游戏从业者时间还是很久的,我红白机那个时候开始,游戏机很贵,最早的游戏机小天才,那时候父母说考试达到什么标准就买一台。那时候为了自 己有一台游戏机也发奋学习了,所以游戏最早的时候激励了我学习,最早的电脑要自己敲一些代码,那个时候早期我是很小的时候作为开发者的,用BASIC语言 写,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

 

王峰:你父母支持你玩游戏吗?

吴波:是 挺支持的,国内那时候没有互联网,刚刚只有电脑,那时候很好的程序员没有在磁盘里面输入进去,所以每玩一次需要一个代码一个代码敲很久以后才能玩。直到上 大学,《仙剑》让自己魂牵梦绕,通宵通宵地玩《仙剑》,但是最后被徐冰拿了IP,这可能在我们那个年代的人有一些单机游戏的回忆。到大学里面也是由于玩 Mad,清华的Mad,我们自己也改了很多版本,自己加服务器,自己没日没夜改代码加工。

 

游戏能带来另一个世界的体验 未来游戏体验会越来越好

王峰:Christopher你知道最出名的中国游戏是哪一款吗?比如《仙剑》我们都喜欢,你听说中国最火的游戏是什么产品吗?

Christopher Natsuume:中国游戏对我来说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不会说中文,所以我基本是搞不太明白,但是有很多人在玩一个游戏,玩着很开心,应该是策略游戏吧,主要是策略游戏。

吴波:那 时候所有的业余时间和上课时间,基本没有去上过课,大学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课,挂过科,也真正接触了网络游戏的魅力。再往下的话,我们的魔兽世界了。魔兽 世界完全改变了我对游戏仅仅只是很小的世界这样的看法,因为魔兽世界带给我的是另外一个世界,我也相信未来我们的虚拟技术,包括增强现实的各种各样的技 术,包括穿戴设备会让我们的游戏体验越来越接近,甚至超越我们现在现实中的体验,这也就是我选择进入游戏行业的梦想。当然我们现在的技术还达不到这样的水 平,但是我觉得快了,可能就在未来的三五年,十年内肯定会达到超级棒的体验。

 

王峰:吴波把他的情怀从过去儿时的经历讲到了未来,很好。伍国樑您怎么看呢?

伍 国粱:我几岁就坐在我奶奶腿上打麻将,十几岁就开始学锄大地,我初中骗我爸说要学电脑,买回来就玩卡带,一直都没有停过。其实我进入这个行业,是因为我在 电信盈科工作时是一个小的副总,电信盈科的老总想投一个日本的游戏公司,投完之后没有人管没有人懂,就在集团里边看谁玩游戏,我玩得最多就把我抓出来负责 这块业务,所以就这样入行的。

 

王峰:你当时乐坏了还是怎么想的?

伍国粱:我觉得挺好,我之前不是干这行,我本身是学审计,跨度很大。我现在没有停,我还在玩游戏。

 

王 峰:这个跨度让伍国粱的事业变得跟一般人不同,就是说每个人要有自己的故事。咱们在座的各位听大佬交流都很关心手游,因为手游现在是一个新的时代了,这个 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改变,越来越多的人从不玩游戏到玩游戏,因为手机成了非常便捷的娱乐设备。我们身边很多不怎么玩游戏的人在开始玩手机游戏,手机游 戏是非常好的大生意。我想问各位,在接下来市场竞争里边,很多人参与进来,你们公司,你个人在接下来的这个市场竞争当中,你对你做的哪一类产品更有信心, 你觉得你的公司可以在哪类产品获得成功?

Jeffery Wilson:它 实际上应该是一种结合和整合吧,现在在一个环境下工作,一款游戏所有的平台都可以发布你的作品,这是一点,让我充满了信心。每个平台写不同的游戏,这样开 发成本太高了,实际上你也难以承受这样的成本。你有办法开发你想开发的游戏,但是你也没有办法从中盈利,我看到的未来就是融合,各平台的融合,而不是消除 所有的参与者。在我们平台上而言,只要每个平台都有足够的粉丝和支持,你能够提供单一的系统,能够在你的平台上运行的话,并且能够让平台保持一个生机,这 是很重要的,而且这对于所有的从业人员和开发者来说都是机遇。

Christopher Natsuume:你 说的我都赞同,但是也有让我非常着迷的一点是能为我带来什么?我们的核心用户是什么?你想到游戏用户就想到18岁的男性,小伙子们会玩游戏,实际上会有 65岁的女性打游戏,还会非常高兴,这就是我们非常关注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每个人都可以在全平台玩游戏,你能够吸收这些参与者,把他们细分 成不同的用户市场,比如专门为65岁的女性制作产品,比如专门为印度尼西亚人制作产品,为那些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制造产品,各种客户群我们可以针对。这 些人可能没有办法有足够能力上网或者购买游戏设备或者购买智能手机,可以进一步考虑细分的市场和人群,可以和细分人群交流,这样你了解他们的需求,开发游 戏就能挣钱,这就是令人激动的部分。

许远:说 一个公司在哪方面擅长我没有想,我们公司目前擅长做强交互的RPG,我们认为游戏既是娱乐品,它其实传递的也是文化,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做出来的游戏在全球 任何一个地方大家都喜欢,我们希望不管是男女老少、有钱人、没钱人,或者是官员,或者是商人、学生,他都能喜欢这款游戏。就好比我们现在主流的文化符号, 好莱坞的电影,在任何地方都被喜欢,我希望游戏有一天也能这样,我希望我们能做这样的游戏。

吴波:最 近全世界流行一款游戏,我不能称之为传统意义的游戏,我觉得这样的游戏会是未来大的趋势,叫做玩家创造的游戏或者玩家创造的世界,用户创造内容。这个是我 们开发的一个方向,公司在未来,或者我自己个人在这方面有一些发展或者说是去投资做一些类似于玩家来创作游戏或者玩家创作内容,玩家创作世界的游戏,那时 候我觉得随着计算设备的速度,还有各种体验的提升,我们真正会在虚拟的时空建立一个可能比我们现在的现实世界更加广阔的文化、或者是天马行空的各种各样 的、不一定是完全对我们现在时空的一个复制。比如我们在虚拟的世界里面,可能我们会跨越的这个不是地球那么大的范畴,可能是星际的范畴,或者是更加广阔 的。小的话从微观到宏观上面来看是和现实生活完全不一样的。随着移动互联网,过去我们称之为“上网”,只有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我们才能说是“在线”,以 后我们可能会有两个身份,甚至更多的身份,就是你在现实中是一个角色,你在虚拟世界中是另外的一个或者几个的角色,你会伸出不同的时空,对时间的概念,或 者对自己人生的定义,包括人生的价值,我想对于未来很短一段时间内,每个人都会有一些心得,对过去完全不同的认知,我们已经看到了这天的到来,所以我希望 能够做的就是把全球的人联系到一起,或者说参与到这样的项目里面。这个肯定要集中很大的财力物力,还有很牛逼的规划,全球最牛逼的人才能做。

 

王峰:中 国这两年做游戏的同行,很多公司赚了很多钱,过去十年我就注意到中国的端游公司、页游公司赚了很多钱,中国人自己参与游戏创造改造,或者更有想象力的设计 其实很少,我还真希望我们这一批人能有人参于投资,大家一起众志成城把有感觉的人找到做出更好的东西,有可能我们干得出来。

吴波:这件事情不仅仅是游戏,我也认为在未来我们文化的进化和进程中,这能给我们带来快速的增长。

 

王峰:伍国樑您这边上市以后会有什么新的打算

伍国樑:上 市之后还是继续做棋牌游戏,因为棋牌游戏领域足够大。现在我们也感觉这两年增长非常大的是移动这块,移动的特性很明显,是碎片化的时间,无处不在可以接触 用户,而且也有终端便利,只要有便利的支付渠道它的发展是非常大的。我觉得棋牌其实可以延伸到很重要的理论,现在手游市场是非常厉害的在爆发的,但是到后 面其实还有一个很大的游戏市场,这个游戏市场里边还有人在做,还是有家庭机,有PC,有很多很多不同终端还是在做游戏的。手游它的优势非常明显,它绝对可 以产生非常大的经济体出来,那个是没有悬念的。我觉得未来还是有PC的端游,一样会有掌机,我最近玩3D游戏很过瘾,因为有操作体验,它会给我特殊的按 纽,操控方面给我很多的诱示,我感受到了不同的感觉。吕鹏总将我们最近没有明星级的产品,但是我觉得未来可以有巨星级的产品,在所有的平台都可以发布,不 同的操作终端里边,显示的差异我们可以优化,操作上面可以优化。如果超级玛丽能进手机,我们有掌机、游戏机、PC同步推的话,那可是恐怖的事情,这样的产 品其实是可以把整个游戏产业一起推上去的。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做手游,记住我们是做游戏的,有机会我们应该跟其他终端联动,把整个市场和更多的游戏市场带出 来给玩家,因为每个终端有它的特性,手游是永远取代不了拿在手里玩的那种感觉,有一些大的游戏操作体验也不一样。

 

王峰:刚 才各位介绍都谈到了对产业未来的预判甚至是憧憬,也介绍了他们自己喜欢玩游戏,到热爱到从事这个行业,我真心希望我们台上这些人能够继续作出榜样。在这个 行业里能够做我们擅长和喜欢的事情,做出更多的好游戏,也希望在我们活着的时代看到中国游戏制作人做出全球化的有创造力的产品。主机、PC、掌机都出现过 伟大的公司,它的产品在全世界受到玩家的喜欢,我相信随着我们的努力,我们中国从业者既有钱又有能力,加上我们越来越重视和国际同行的交流,全球化的融 合,我们也能参与到这个世界级的游戏公司的创造的过程当中。再次感谢台上五位嘉宾,谢谢。\